讀書筆記(上)(李亞男)

摘要:粗繒大布裹生涯,腹有詩書氣自華。

讀書筆記(上)

文圖/文化信使 李亞男(遼寧朝陽)

  粗繒大布裹生涯,腹有詩書氣自華。

——蘇軾

  古人有紅袖添香夜讀書的閑情雅致,墨香裊裊中暈染著靜謐和深情。春風得意,金榜題名,蟾宮折桂,連中三元,這些璀璨瞬間也都與讀書相關,但讀書卻不只是名利的舟楫。每日誦讀詩書,內心會日漸豐盈,視野會日漸開闊,靈魂會日漸澄澈,當然所讀之書必是經得起歲月淘洗的經典之作。

  與書為伴已十載,起初的跌跌撞撞,懵懵懂懂,到如今真心慨嘆學海無涯。偶有書友淺談讀書心得,彼此切磋,互相學習,確是人生快事。期待年深歲久的沉淀,韶華終將不負所有努力,不過此時讀書再無關浮名浮利,唯愿透過靈動深情的文字遇見世間萬千芳華,感受紅塵迥異風情。

  年初制定庚子讀書計劃:《美麗中國》《世說新語》《浮生六記》《唐詩宋詞》。初夏已過,翻看讀書進程總有不如人意處,事若求全何所樂,以殘心待萬象,就不會有患得患失之感。有幸此程還有別樣感悟和心得!

《這里是中國》

  偶然瀏覽強國書店,不經意間邂逅《這里是中國》。讀到這樣的書名,就下定購買決心。四百多頁高清攝影作品,文字介紹有限,但是視覺甚是震撼。阿里全景,九寨晚秋,蜿蜒河曲……每一幀都是錦繡華夏,每一幅都是無限江山!

  北回歸線穿越茫茫沙漠,唯有在華夏的大地勾勒出壯美山河,獨特的地域風物皆源于六千萬年的喜馬拉雅造山運動。險絕的橫斷山脈,溫婉的世外林芝,絢爛的秋色稻城,綿長的祁連山系……億萬年的滄海桑田才能脫變成如此壯美的萬里江山!

《桃李春風一杯酒》

  選擇散文圖書時,一看書名,一看簡介。這本書自是源于黃庭堅那句“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靜讀數日,深感于李唐王朝的可愛詩情。喜歡作者那句“在唐朝,沒有什么事,是一首詩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兩首。”

  太白和摩詰身處盛唐,皆與孟浩然為友,卻不曾相知;工部詩稿是元稹整理,歷經塵封終成新樂府運動的濫觴。推敲典故滿是韓退之的士人情懷,阿房宮賦承載杜牧之的俊秀神采。一切那么近,似乎可以聽見陳子昂的慷慨悲歌;一切那么遠,不見當年王摩詰的年年柳色。

《在故宮里尋找蘇東坡》

  喜歡東坡的“詩酒趁年華”,喜歡東坡的“江海寄余生”,喜歡東坡的“人生如逆旅”,喜歡東坡的“寂寞沙洲冷”。因為喜歡,所以愿意知曉東坡的點滴往事,而這本《在故宮里尋找蘇東坡》自是一見鐘情之書。

  蘇東坡性格灑脫,才情滿懷。泛舟赤壁,江風明月皆可入懷;靜坐雪堂,世間百味皆可精進。安石變法,東坡滿懷失意,待月明風清之際,冰釋嫌隙,攜手同游,此乃真君子所為。

  誰都希望被世事溫柔相待,誰都希望歲月靜美,無風無瀾。然而人生長河總會有暗流險灘,唯有櫛風沐雨,砥礪前行才能照見所有的美好與感動。

  東坡最大的風雨莫過于烏臺詩案,漫長的煎熬與等待,終見明媚陽光。也許正是這樣的九死一生才會有豁達深情的蘇東坡。遲暮之年他感慨道: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用心生活,把平淡過成詩意,或許這就是東坡留給我們最暖的哲思。

《釋放自己 便生歡喜:王維傳》

《所有流浪 都是歸程:杜甫傳》

《一聲狂笑 半個盛唐:李白傳》

  ?李太白仗劍去國,寄情山水;杜少陵情系蒼生,憂國憂民;王摩詰飄逸空靈,參禪悟道。世人便稱李太白“詩仙”,杜少陵“詩圣”,王摩詰“詩佛”。與這套詩人傳記的情緣始于文字,終于深情。

  王維出身太原王氏,名門望族,年少長安游學,重陽登高抒懷,精詩畫,善琵琶,如此才情便注定不同凡響。弱冠之年,狀元及第,前程似錦,春風得意。然而生活并非處處如意,中年喪妻,一生無子。余生便與母親久居輞川別業,過著半世半隱的日子。聆聽空山松子落,靜觀清泉石上流,如此安度春秋也算是紅塵安穩。

  ?無奈安史之亂打破所有平靜,王維身陷囹圄,出任偽官,這樣的瑕疵與心相悖,或多或少心有遺恨。世間本無完美,只要能體會到王摩詰的詩中有畫,畫中有詩,那么他留給世間的美好就已被感知,如此足矣!

  李白,祖籍隴西成紀,出生中亞碎葉,五歲隨父親李客遷居四川青蓮。太白詩情浪漫,劍術精湛,一生好入名山游。他心懷鴻鵠之志,然而玄宗皇帝只封他為翰林供奉。性格豪爽的太白自是不會與阿諛奉承之人為伍,于是常常受到詬病排擠。最終賜金還山,仗劍天涯。

  從最初的“我輩豈是蓬蒿人”到“天子呼來不上船”再到“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在歲月的推杯換盞中,每個可愛的靈魂都在不斷地修行,不斷地成長。半世浮生,終得自由,前程河山萬里,詩意盈心,不負韶華,不負深情。

  “夜雨剪春韭,新炊間黃粱”的久別重逢;“曉看紅濕處,花重錦官城”的心喜溫情;“泥融飛燕子,沙暖睡鴛鴦”的暖陽嫵媚。

  ?寥寥數言,浸染著溫暖和清新,如此明媚詩篇皆是情系蒼生的杜甫所作,更為溫暖深情的杜甫便躍然紙上。杜甫終生落魄,羈旅奔波,唯有年少歲月鮮花怒馬,避亂成都安穩度日。

  那年,李白和杜甫暢游梁宋,同游東魯,唱和詩文,抵足而眠,你知我冷暖,我懂你悲歡。青春年少,錦色山川,清新綺麗的詩文,歲月如此怎不滿心歡喜?然而安史之亂摧毀了所有美好愿景,世間滿目蒼夷,李杜亦是江湖漂泊,身如萍絮。不想那日離別竟是永訣。杜甫為避安史之亂遷居成都浣花溪畔,結廬建堂,度過數載安穩歲月。如果可以真心希望詩圣能永駐浣花溪畔,飲酒賞菊,聽風觀雨。

(未完待續)

小鏈接  李亞男,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現就職于遼寧省朝陽縣黑牛營子鄉中心小學,畢業于遼寧師范大學,英語師范專業。愛好文學、攝影、旅游。

[編輯 立軍]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赖子麻将技巧顺口溜 秒速飞艇计划软件 香港六合彩六合皇 上海时时彩最快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体彩浙江11选5中奖规则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快3一定要牛奶吗 太公鸡七星彩奖 买双色球中奖率98 海南环岛赛珍藏酒 3分赛车计划软件 pk109码滚雪球一天3把 宁夏11选5推荐号码 mg电子游戏把我毁了 甘肃快三形态走势势图一定牛 bb视讯哪里玩靠谱 2021年精准料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