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民俗蒸黏豆包(王利)

摘要:在北方農村忙過了秋收,糧進倉、草歸垛,地也翻完了,一年的農活就結束了。

北方民俗蒸黏豆包

文/文化信使 王利(遼寧凌源)

  在北方農村忙過了秋收,糧進倉、草歸垛,地也翻完了,一年的農活就結束了。節氣也從立冬轉到了小雪、大雪,正式進入冬季,節能環保的天然冰箱已經啟動。地里不忙家里忙,剛放下農活的鄉親們,隨后轉入到殺豬、宰羊、攤煎餅、磨豆腐、淘米、壓面、蒸豆包,這些一系列的家務活,提前地拉開了儲備年貨的序幕。

  平時農民們忙春種、忙秋收,忙的都腳打后腦勺,顧不上騰出更多時間來鼓搗著吃。就盼著收完秋后,改善改善生活,犒勞犒勞辛苦勞作一年的全家人。

  黏豆包是北方人最喜歡吃的美食之一。金色的黃米面皮黏而不黏(zhan)牙;棗紅色蕓豆餡甜度適中。黏豆包是農村食譜當中的美味佳肴,也是饋贈城鄉親朋的厚禮。

  大鍋下邊是酸菜粉條燉凍豆腐,鍋的上邊貼著一圈豆包,小火慢燒,直到豆包底面有黑紅色的嘎巴,飯熟菜香一鍋出。掀開鍋的那一刻,豆包與燉菜混合味道直接沁入鼻孔,味覺勾起食欲大增。千年不變的味道,傳遞和延續著故鄉的情懷。不管身在何處,家鄉的黏豆包依舊會勾起你離家的鄉愁,飄起炊煙的地方就是故鄉。記憶中的黏豆包,始終有濃縮的母親味道,還有隔壁二大娘和老嬸爽朗的笑聲……

  每到這個季節:村村炊煙起;家家豆包香。如果飯時已過,你隨意走進一個村子,當你看到還有一家仍舊冒著炊煙,從門里門外冒著熱氣,不用問這家就是在蒸豆包呢。朝著炊煙升起地方走去,遠遠的就能聞到火炕里和煙囪中焦油燒焦的刺鼻味道。走到近處從屋里溢出來的那股酸中帶甜豆包的味道特別誘人。這種味道過于厚重,連老屋也盛不下了,于是就溢滿了農家院,接著又爬過了墻頭溢滿了小山村。走進農戶院子里秫秸串的簾子上,整整齊齊地擺滿了金黃色的黏豆包,橫看成排,豎看成行,極等待檢閱的閱兵方陣一樣壯觀。

  如果你正好趕上揭鍋時,好客的主人就會先找個盤子,揀幾個剛出鍋的黏豆包,再端上一碟小咸菜,讓你先嘗嘗他家黏豆包的味道咋樣?然后再嘮別的嗑。農村人就是這樣的實在、熱情,一點都不虛偽和裝假。特別是家中的女主人更愿意與人分享她自己蒸豆包的手藝,在農村誰家的媳婦蒸的豆包好吃、香甜、又筋道,也是一件特別榮耀的事。如果哪家先蒸了豆包,總是送了東家送西家,一家蒸豆包,全村品嘗。這種純樸的民風一年一年的傳遞下去。

  在農村蒸豆包是一項最費事的活。所以,在蒸豆包之前都有個小計劃。確定哪天淘米,都要和左鄰右舍相互溝通一下。安排好今天給你家蒸,明天去他家蒸,后天來我家蒸,在蒸豆包過程中,有人燒火、有人裝鍋、有人揀豆包,還有人忙里忙外的打下手,這樣各司其職、忙而不亂。一家蒸豆包鄰居都來幫忙,人多就熱鬧、干活不累、故事也多。

  最累的是坐在熱炕頭上包豆包的女人們,每個豆包都要通過她們的那巧雙手,把一塊塊面團在手中團來團去,瞬間就變成了藝術品。她們也是最開心的,手里忙著、嘴里也不閑著。免不了都是些“張家長李家短,誰家小貓剛睜眼”,那些個雞毛蒜皮瑣碎之事。也有借此機會為姑娘、小伙說媒的,讓大家幫助參謀參謀,成全年輕人的美好姻緣。偶爾講個笑話也會逗得人們哄堂大笑,笑得肚子疼。

  在這種開心歡笑的氣氛中,女人們用黃米面包上甜甜的蕓豆餡連同人們幸福生活,一起包進了豆包里。一屜一屜的裝進籠屜里,男人們在灶堂里架起了木柴,轉瞬間熱氣騰騰。預示著農民的生活,像那股熱氣一樣蒸蒸日上;像豆包那樣團團圓圓;祈盼著:年(黏)年(黏)幸福!

  炊煙升起的地方是故鄉。蒸黏豆包的習俗已經成為北方地區的傳統民俗。世代在延續著濃濃親情、有情、思鄉情!

小鏈接
  王利,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凌源市攝影家協會會員,凌源市作家協會會員。熱愛攝影與文學,利用工作之余寫些所見所聞,生活趣事。“豆腐塊”文字被《遼寧交通安全報》刊用,多數在《中國殯葬》新聞周刊發表,并被該報聘為通訊員,2008年被《公益時報·中國殯葬周刊》評為優秀記者。酷愛發明,曾獲得兩項國家發明專利。

[助編 繁花似錦  責編 雅賢]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赖子麻将技巧顺口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