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讓是最美的風景(劉國琳)

摘要:秋天,杭州山光水色,因了氣候呵護,變得濃裝淡抹,色彩斑斕。瀲滟湖水攜白云飄動,水杉樹下麥冬草濃綠得化解不開,鋪展婆娑。

禮讓是最美的風景

文圖/文化信使 劉國琳(遼寧大連)

  秋天,杭州山光水色,因了氣候呵護,變得濃裝淡抹,色彩斑斕。瀲滟湖水攜白云飄動,水杉樹下麥冬草濃綠得化解不開,鋪展婆娑。換裝樹葉,被風托舉,如蝴蝶旋舞,慢悠悠滑降草坪,點幾點,打幾個滾,黃紅青紫的色彩附著圓,多角葉片,變作簇新的詩意。有愛動的,跳入小溪,叮咚叮咚唱著歌,游走更遠的江湖去了。

  旅居杭州五十天,這方水土,美景萬千,親友詢問,杭州最靚的風景是什么?

  我答,禮讓,文明。這是杭州城的獨特名片與文化,因了她,城市亮麗,生活精彩,凡常日子,生發愜意。

  蕭山機場離杭州有一個多小時車程,夜幕降臨,燈火流螢,高架路車水馬龍,車輛像行軍螞蟻軍團,首尾相接,有條不紊,時快時慢地走在下班高峰路途上。神奇的是,沒有喇叭的聒噪,不見橫沖直撞的逆行加塞,更無爭搶并線的漫罵,車隊急緩相安,按交通標志通行。每至人行通道前,司機減速慢行,停車禮讓,等行人過去后才接續前進。

  租住市區臨街高樓,樓下是雙向四排交通干道,車輛連綿,道側酒店、超市、水果攤,食雜店等等營業紅火,晚上能睡得著嗎?沒想,夜夜安睡,耳畔無車輛嘈雜,無商家招徠喊叫,無酒徒街頭狂言亂語,城市在靜音模式里運行。

  第一次去京杭大運河邊散步,必經施家橋無交通信號人行橫道,車輛穿梭,行云流水,站道石人行道上觀望,怯怯不敢邁步。這時,對向四排車流竟整齊停于線外,組成通行的保護墻,司機揮手示意請我們通行,那份受寵若驚,無以言表,邊過馬路,邊高高豎起拇指,為文明點贊。

  當地朋友講,杭州車輛禮讓行人,不鳴喇叭,習慣了呀。

  我樂意坐十一樓陽臺,喝杯龍井,捧卷書,鳥瞰樓下的朝暉路。這條寬寬的主干路,南北連接數十個大型社區,東西交匯兩座高架橋,有六條線路公交車接力承運時光,商學院、超市、商場林立,行人如織,應屬交通擁堵地段,但禮讓使得這里像順暢流淌的運河,公交車,出租車,私家車,大貨車,紳士般禮讓行人。過路時,年輕、腿腳好的跑步,年老的緊行,生怕影響、遲滯車輛運行。這道互相照應的畫面,自然,隨和,親切,友善,直擊心扉,烙印血脈。

  《荀子·勸學》說: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與之俱黑。游走杭州山水名勝,我們學當地人,低聲說話,悄聲用餐;自覺排隊,禮讓他人;上下滾梯靠右扶立,留左側供人急用;垃圾分類,按時段送運;不站路中央交談妨礙別人通行……有這番亮麗底蘊,再看四季杭州,花滿蘇堤柳滿煙,紅衣綠扇映清波,一色湖光萬頃秋,白堤一痕青花墨,人入詩境,意滿畫中了。

  據說,杭州打造全國首張“禮讓斑馬線”“金名片”,始于2007年,公交車先導,后出租車,私家車相隨,輔之文明倡導,處罰規范,科技保障,再入地方法條,僅9年時間,就修成正果,令人稱羨。

  再回歸我生存的東北時尚之城,竟然像邯鄲學步的傻小子,一時不會走路,開車了。盡管“禮讓斑馬線”倡導了數年,市民文明水平較高,排隊候車等等自覺行為也成外地人的靚麗風景,但過無交通信號斑馬線時,仍心惴惴,瞻前顧后,左瞄右盼,提防搶行竄出來的車輛。開車時,禮讓行人,被后車的喇叭聲催促,還得承受逆向超車掠過者的痛罵:“你會不會開車呀?”這才知,桔生淮南則為桔,生于淮北則為枳。看來這棵桔樹還有待培育啊!

  明代詩人袁宏道說《西湖》:一日湖上行,一日湖上坐。一日湖上住,一日湖上臥。感受西湖超常美。再吟白居易《憶江南》:江南憶,最憶是杭州……何日更重游,早晚復相逢!

  如果我們都做一粒禮讓文明的種子,新年長成曼妙的風景,豈不美哉。

小鏈接
  劉國琳,漢族,中共黨員,退休軍官,大學文化。遼寧省朝陽市喀左縣人,現居大連。內蒙古作家協會會員,赤峰作家協會理事,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發表新聞作品5000余篇,文學作品100余萬字,正式出版文學作品集《良民英雄》等。

[編輯 雅賢]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赖子麻将技巧顺口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