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是一筆財富(沈德紅)

摘要:小時候的我,特別依賴媽媽,她去哪我跟著去哪,就像媽媽的影子。她講課時,我坐在最后一排的空位上聽課,她回家時,我牽著她的手回家。我跟她學說話,跟她學唱歌,所以我今天的樣子像極了媽媽。

經歷是一筆財富

文/文化信使 沈德紅(遼寧北票)

  小時候的我,特別依賴媽媽,她去哪我跟著去哪,就像媽媽的影子。她講課時,我坐在最后一排的空位上聽課,她回家時,我牽著她的手回家。我跟她學說話,跟她學唱歌,所以我今天的樣子像極了媽媽。

  媽媽生在那個清貧的時代,待嫁時正趕上施行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政策。她有一個禍不單行的家,父母雙雙離世,扔下一群兄妹,她是老大,別無選擇,她用自己的愛情換來一家人的衣食無憂。當我為了愛情遠嫁時,她第一個表示支持。沒有自由戀愛過的媽媽,認為自己能選擇人生伴侶,是一個人最大的幸福!

  我也曾陷入迷茫,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的事情到底什么才是對的。媽媽嫁給了她不愛的人,可那個人卻愛了她一生,把所有的疼愛無以復加地給了她。即使她經歷了那么多磨難而體弱多病,但卻一直好好地生活在當下。

  而我從小到大,聽著媽媽的愛情故事長大,遵循媽媽的叮囑,自己挑選愛人。為了嫁給自己愛的人,放棄了優越條件,義無反顧地遠嫁異鄉。

  奇怪的是,我經常感到自己不是單純的自己,而是多個復合的自己。在夜里睡不著覺時,我經常去自己幻想的那個地方玩耍,我是那樣的快樂!

  驀然回首,忽然發現自己在稀里糊涂中過去了二十多年。媽媽到了古稀之年,我成了中年大媽,女兒已長成花季少女。

  女兒畢業后,去城里打工了。媽媽身在遙遠的城市。我則跟隨丈夫,孤零零地留在山溝溝里修理地球。

  這個時候,我經常感覺自己變成了三個人,在交錯的時空里平行奔走著。我一會是媽媽,牽掛遠在天邊的女兒,徹夜難眠;一會又回歸女兒的身份,想念自己的媽媽。思念的風帆,在心海里馳騁。我睡在炕上,靈魂卻脫離我的身體,去給女兒掖被角,給媽媽包餃子……

  我也經常把心分成三瓣——一瓣守在家里,一瓣去女兒那里坐一坐,一瓣去媽媽那兒聊一聊。

  白天無聊的時候,總是把女兒給我的紅包打開,喜歡一陣,再轉發給媽媽,讓她老人家拿著手機去炫耀。

  日子就這樣過著,春天來了又走,走了又來。

  某一天,我在電話里對媽媽說,我年輕時太不懂事了,扔下您遠嫁,對不起媽媽。沒想到媽媽說,這個不怪你,是月老拴的紅繩——那都是命。

  有一天,丈夫對我說,你為了我,千里迢迢來到這山溝,受苦了。我驚愕地問他,怎么會這樣說?他告訴我,老李的老婆網戀了,跟人家跑了,可你還留在我身邊,我以后會對你更好的。

  我們都在變,是人生的經歷讓我們發生變化的。經歷是一筆財富,誰擁有了它,都會變,而且會變得越來越好!

小鏈接
  沈德紅,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遼寧省散文學會會員,朝陽作家協會會員,北票市作家協會會員。作品散見于《新西蘭華文報》等多家報刊及今日朝陽網等網絡媒體。有作品入選《啟功文化在赤峰》《青年作家年鑒》《在希望的田野上》選本,作品多次獲獎,接受過媒體采訪。

[編輯 雅賢]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赖子麻将技巧顺口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