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的雪,故鄉的夢(尤來順)

摘要:“三日柴門擁不開,階平庭滿白皚皚。”故鄉的雪,就是奢華。站在庭院,左手提著酒葫蘆,右手拿著折疊扇,不看天,不看地,問語雪中的身影,放空繁雜的思緒,夫復何求?

故鄉的雪,故鄉的夢

文/尤來順(遼寧喀左)

  “三日柴門擁不開,階平庭滿白皚皚。”故鄉的雪,就是奢華。站在庭院,左手提著酒葫蘆,右手拿著折疊扇,不看天,不看地,問語雪中的身影,放空繁雜的思緒,夫復何求?

  孩童自然不會懂得大人的心境,更不明白為什么在大冷的天扇扇子。他們只顧在雪地里撒野,打雪仗,堆雪人,把狗套上套圈,拉著爬犁滿街跑,竟然忘了吃飯。想吃飯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月亮掛在高空,又大又圓,把故鄉照得非常明亮。那遠處的山,近處的河,如同處子的胴體,散發著誘人的體香。吃罷晚飯,孩子們可以繼續在雪地中玩耍嬉戲。一些家禽家畜也自愿加入其中,白天,它們的風光都被狗兒們搶走了。現在,狗兒們都很累,早早地休息了,其它動物終于可以閃亮登場了。牛和羊成了至交,緩慢行進,四蹄與雪的碰撞變幻出“哆來咪”般的音節。就連家貓與老鼠這對宿敵,也放棄了追捕與躲藏,輕輕地在雪地中留下“小天鵝”般愉悅的印痕。“今朝蹋作瓊瑤跡,為有詩從鳳沼來。”故鄉的雪,本就是上天送給人間最好的情書,誰個不愛?夜已經很深了,但仍有些孩子靜坐雪地里,期待天空再降下些雪花。

  雪來時,天空一半是紅霞,一半有些昏暗。一朵、兩朵、三朵,一片、兩片、三片,悄然落下。落在老人的頭上,變成了華發,落在了小媳婦的臉上,變成了潤膚霜,落在了孩子的嘴里,變成了棉花糖,落在大地上,就變成了涂鴉歲月的芳華。雪,越下越大,越下越多,猛烈的風想吹散它的傲慢與偏見,卻無能為力。雪,只管盡情地放飛自我,釋放自己的歡樂。——要愛,就愛它個痛痛快快,愛它個明明白白。這就是故鄉的雪的特性。

  在雪花紛飛的時節,人們也喜歡把自己變成雪花的模樣,喜歡跟隨雪花一起翩翩起舞。我那從南國歸來的表妹,帶著一頂編織帽,手捂著緋紅的面頰,竟也跟隨我們嬌羞地歡舞起來。

  雪,滋養了故鄉的土地,滋養了故鄉的靈魂,也滋養著故鄉的夢。溫暖的房屋內,人們談論最多的不僅有糧食,還有春天與遠方。記得很多年前,故鄉還是挺貧窮的,吃的穿的用的都不夠。一到冬天,寒冷就像膏藥似的貼在各家各戶。要想取暖,全靠山上的樹木。如此一來,山變得越來越光禿,幾近于寸草不生。風起時,沙石四處亂飛。有一次,我爺爺因為在雪后去山林中砍柴,不慎滑倒,摔壞了一條腿。那是全家人的痛。如今,農村人的日子越來越紅火,人們再也不用去山林中砍柴了。一到冬天,雪仍舊不約而至,覆蓋住故鄉的角角落落,自然也包括光禿禿的山。當春天來臨,雪水融化,大地充滿無限生機,山林中一片片碧綠。放眼望去,在那片綠色中,就有各種各樣的果樹。鄉親們告訴我,今年疫情并沒有給他們帶來太大影響,已經用手機直播賣貨的方式掙到了不少錢,有些水果居然還賣到了海南。今冬的雪,比往年來得早,來年水果一定會大豐收。這不是夢。

  “太爺爺,雪這么大,天這么冷,您為什么還要扇扇子呢?”

  “我既不是為了去涼,也不是取暖,我是想變作一片雪花,隨風飄蕩。”

  孩子笑著問,老人笑著答。

小鏈接
  尤來順,常用筆名:尤中文、布里亞特、來順等,遼寧省喀左縣人。中國詩歌學會會員。

   [助編 繁花似錦  責編 雅賢]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赖子麻将技巧顺口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