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朝陽網】土炕情話(尤來順)

摘要:東北人住土炕,我就是在土炕上誕生的。房子是土坯房,炕是土坯炕。

土炕情話

文/尤來順(遼寧喀左)

  東北人住土炕,我就是在土炕上誕生的。房子是土坯房,炕是土坯炕。老人講,溝溝壑壑房相似,家家土炕卻不同。但在我眼里,家家戶戶的土炕卻是一模一樣的:土炕占據東屋與西屋的一半空間。東屋的土炕用來住人,西屋的土炕用來擺放農家雜物。老人說有的人家的土炕能夠通煙順暢,有的人家的土炕整日倒煙,有的人家的土炕五年不壞,有的人家的土炕不到一年就倒塌。

  小村里有一個不成文的祖訓:自家脫自家的坯,自家盤自家的炕。換句話說,自家的土炕,不能找外姓人來盤。我們家的土炕一直都是爺爺給盤的,通煙順暢,冬暖夏涼。別看我爺爺只是個普通的鐵匠,卻絕對是個盤炕大師。很多外姓人都羨慕我爺爺的手藝,就是學不會。

  村里若來皮影戲班子,都爭著去我們家里住。尤其是冬天,沒有暖氣,也沒有火盆,特暖和。父母干脆把西屋的土炕收拾一下,讓客人們住東屋的土炕,我們一家則住在西屋。就因為這,每次皮影戲班子準備離開時都會加一宿戲。這讓村里人很感動,進而對我的祖父及父母也是滿滿的贊許與感激。

  要想盤炕,少不了脫坯。脫坯不但是技術活,也是力氣活。令人感到很意外的是,在我們村脫坯這種累活都是由家庭婦女來固定完成的。東北多是黑土,離地面兩三尺的地方才能見到黃土。黃土性粘,加上麥子秸,做成的土坯勁道耐用。婦女們穿上男人的衣服,擼起袖子,哈口吐沫于手掌,搓吧搓吧就開始上手。和大泥,脫大坯,該用力時用力,該彎腰時彎腰,那身手,比一個好老爺們兒都利索。脫好的泥坯,要在太陽下暴曬十天之后才能用。

  老馬家的一個兒媳婦是最能干的,我們都叫她馬二嬸。她脫的土坯能夠搭二十鋪土炕的。那些土坯工工整整地擺放在院子中,像一座小山。

  那時候,我最高興的事情之一就是聽說誰家的土炕塌了。我和很多小伙伴可以聚在一起,在老馬家或老張家的院子里爬樹上墻地耍弄。從那倒塌的炕洞里能散發出一種刺鼻的草木與泥土水乳交融般的香味,讓人著迷。打著哈欠的男人順著窗子將陳舊破碎的土坯往外扔,婦女則忙著將曬制好的堅硬的土坯往屋子里運,盤炕人手里拿著鐵家什,嘴里含著冒煙的旱煙,坐在窗臺上一聲不響。盤炕人多是家族里年紀最長最有聲望的老人。盤炕的過程是嚴肅的,但那只是大人們關注的焦點。孩子們的關注點是土炕盤好后,他們會被主人家請上土炕,盡情地蹦跳,看誰跳得最歡。跳得最歡的孩子會得到一種叫“花生占”的吃食,好吃極了。村里人管這叫跳炕,一是可以增加土坯之間的穩定度磨合度,再就是可以看看哪塊土坯不結實且有了裂痕。如果孩子們蹦跳一段時間后,那土炕沒有異樣,說明這土炕盤得好。接下來,孩子們可以繼續在院子里玩耍,盤炕人優哉游哉地給土炕抹泥掛面。其實,抹泥掛面也是個頗看功力的活。盤炕人不用尺子,只憑感覺,就能把炕抹得溜平。主人家在外屋的灶火里用麥子秸生起火,那帶有麥香的煙霧在土炕內耍玩一圈后,沿著灶洞,通過煙囪,縷縷升騰,飄向太空。待灶內火苗越著越旺,便放上硬柴。村里人見到升起的炊煙,就知道又一鋪土炕誕生了。

  灶內生火,一是可以加快新土炕干燥的進程,再就是可以在鐵鍋內燉豬肉。那肉是用來款待盤炕人的,也包括我們這些小孩子。畢竟,我們對那座新土炕的形成是出過力的。那種燉肉的味道,即便是我后來離家多年,嘴角留有揮之不去的余香。

  土炕也叫火炕。冬天外面天寒地凍,屋內卻異常溫暖。村里的孩子們幾乎都是光著屁股在土炕上度過一個個冬天的,我也不例外。夜里,月光透過窗欞灑入土坯屋內,靜謐而溫和,我躺在暖乎乎的被窩里,一邊聽媽媽講故事,一邊想馬家二嬸家來的那個小姑娘。那個小姑娘穿著花格子外衣,梳著兩個小辮子,辮子上還有紅色的頭繩哩!我媽說:她是馬家二嬸娘家的小侄女,從城里來的。幾天后,我和那個小女孩成了好朋友。因為我家的土炕是出了名的好,她還在我家住過好幾宿呢。

  土炕不但可以用來睡覺休息,也是我們吃飯或款待客人的地方。飯桌一放,無需椅子,一家人盤坐在土炕上,有說有笑。熱了,索性脫掉外衣,甚至光起膀子(特指男性)。冷了,可隨手扯過被垛上的一個毯子往身上一披,接著吃。有時,我和弟弟因為搶奪埋在菜盆里的一塊肉而斗智斗勇,父母則在兩邊各自充當我們的軍師。最終兩兄弟也都是化干戈為玉帛,大笑起來,繼續吃飯。偶爾,也希望家里的土炕上多出幾個客人。農村有習俗,客人自然要在我們家吃過飯才離開。這樣,我們就可以吃到些長輩們留下的剩菜剩飯,那味道非常香,依然有肉,像過年。

  平常的日子里,我們家的土炕上也時常有來串門的村里人。他們和我們父母嘮家常,談莊稼或節氣,一壺茶水可以喝一天。

  八十年代末,我家買了一臺十四英寸的彩色電視機,那是村里的第一臺彩電。不管白天黑夜,土炕上的人更多了。為了看《封神榜》,有一年,我們家的木質窗戶愣是讓人給擠破了。弄得我在自己的土炕上沒有個安穩的容身之地,但心情一直都很美。

  去縣城念書,開始住床,很不習慣,但也沒有辦法。床沒有土炕的硬度,也沒有土炕的溫度,沒住幾天,就腰酸背痛,尿頻尿急。周末放假后,我騎著自行車,行三四十里路,跑到家里后就一下躺在土炕上了。那種感覺比喝了蜜水還甜哩。只要在土炕上睡一宿,就會感到神氣清爽,血脈暢達。

  上大學后,可就更苦了我了。因為長年累月住不上土炕,只能在床頭貼一張土炕的畫像,早晚膜拜,聊以自慰。有個假期,我興奮地回到老家,突然發現我們的土坯房變成了磚瓦房,窗明幾凈,煞是氣派。原來父親在信里說的全是真的。父母高興地對我說生活好了,幾乎家家都蓋了新房。置身于磚瓦房內,我那不由自主的笑聲把自己嚇一跳。啊,農村的生活真是越來越美好了。突然,我發現土炕居然也換了造型。什么情況?父親說那叫吊炕,是用磚塊與水泥板搭就的。仔細一看,那炕離地有三十多公分,宛如懸在空中一樣。一只小花貓就躲在那炕下注視著我。我以為這炕也是爺爺盤的,父親說是我伯父盤的。這種吊炕看著確實比過去的土坯炕美觀多了,但不知功效如何。當天夜里我失眠了,我在炕上坐起來,發現不遠處的那只小花貓也正盯著我看。我們似乎都被對方的眼光嚇了一跳。那天的后半夜,我跑到了村里爺爺家的土坯炕上睡著的,舒服極了。

  一連好幾天,我都在研究“水泥板”與“土坯”間的差異,卻沒個頭緒。父母說不光是我,他們睡這種吊炕也不及過去的土炕解乏。

  我結婚前夕,父母干脆把我家的吊炕拆掉了,請來了爺爺還要搭土坯炕。爺爺老了,他是拄著拐杖來我家的,但一到了院子,就一下丟掉了拐杖,瞬間年輕了二十歲一般。母親也老了,但就是不服老,那干燥規整的土坯都是她一手造就的。這眼前的情形一下就回到了很多年以前的模樣。

  村里很多的小孩子,如同我當年一樣,在新搭的土坯炕上歡快地跳啊、蹦啊。不同的是,孩子們得到的不是那種叫“花生占”的吃食,而是各種各樣的甜果和餅干。周圍的大人們都樂開了花。

  結婚的當天,我和我的新娘幸福地坐在溫暖的土炕上,相互訴說無比甜蜜的情話……

小鏈接
  尤來順,常用筆名:尤中文、布里亞特、來順等,遼寧省喀左縣人。中國詩歌學會會員。

   [助編 繁花似錦  責編 雅賢]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赖子麻将技巧顺口溜 6场半全场中奖条件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预测分析 中国赛马会冠军奖赏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300期 亿客隆 香港六合彩開獎號碼 2020网上怎么买正规彩票 江西快3跨度走势 今天河南快三开奖号码 12期心水论坛 福彩3d几点开奖直播 今天福彩3d的试机号 福彩双色球开奖时间 连码高手 凯斯娱乐城网络百家乐 湖北快三走势图表了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