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玉龍沙湖記(沈蘭香)

摘要:在鋼筋水泥構筑的城市里居住久了,總想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

游玉龍沙湖記

文圖/文化信使 沈蘭香(遼寧凌源)

  在鋼筋水泥構筑的城市里居住久了,總想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

  “五一”假期,愛人決定陪我去赤峰玉龍沙湖看看。車至赤峰境內,土地平坦開闊。正值春播時節,農民在地里往來耕作。再往前走,沙地漸多,綠意漸少,裸露的河床默默地訴說著過往。接近景區,車窗外白沙漫漫,滿目蒼茫,心情也壓抑起來。忽然,橫跨在路面上空的玉龍雕塑映入眼簾。于是我便來了興致,打開車窗向外望去,視野盡頭幾座沙山頗為新奇。隨著車越開越近,沙山完整地呈現在眼前,像一幅素雅的畫。山頂上堆疊著好多紅褐色的石頭,石塊巨大,熊蹲虎踞一樣,姿態萬千,圓滑飽滿沒有棱角。山腰和山腳也隨意散落著幾處這樣的石群,而山體卻被白沙覆蓋。愛人說,這就是玉龍沙湖景區的沙山。

  車至景區,寬闊的停車場內停滿了車,慕名而來的各地游客云集在此。我們和四哥一家用過午餐,便迫不及待地去登山。

  天氣格外好,云淡風輕,陽光溫暖。第一次坐在駱駝的背上心里特別緊張,在深一腳、淺一腳的顛簸中向山頂進發。沙山上散落著好多游客,有的徒步跋涉,有的在陡坡滑沙,有的坐著越野車在沙山上穿行。駝隊走到了半山腰便完成了行程,頭駱駝緩緩地趴在沙灘上,后面的駱駝便一個接一個地趴下來。跨下駱駝背,一腳踩在沙子上,整個鞋面都陷了進去。費勁地拔出這只腳,那只腳又陷了下去,真是舉步維艱。走上幾步便氣喘吁吁,大汗淋漓了,索性坐在軟綿綿的沙子上。這里的沙顆粒均勻細膩,沒有雜質。抓一把在手,感受陽光的溫度。好多游客已經到了山頂,我們也加快了腳步,四哥九歲的女兒一直走在我們的前頭。

  高處風大,剛踩出的腳窩漸漸地變淺,鋪平,一道道沙波隨著山勢起伏。經過艱難的跋涉,我們終于爬上了山頂的花崗巖石群。一陣疾風夾著細沙撲面而來,還好,我們都戴著口罩、眼鏡和帽子。有些人站不穩,只好把身體靠在石壁上。遠看圓滑的石頭表面上被風沙打磨出道道凹痕,風口處布滿了蜂窩狀的洞眼。此時,不能不驚嘆風沙的威力。其中,有兩塊人形巨石相擁而立。當地導游說這是“男根女陰石”,日月精華孕育而成,凡有求子心愿的夫妻若在月圓之夜到石前叩拜必能如愿。不遠的避風處,有一塊橢圓形石頭獨立于饅頭石之上。走近一看,石頭表面風化嚴重,有許多碎片翹起,頂部有眼,中空。石頭旁邊立一塊木牌,上書“此石為冰臼,是第四紀冰川后期巨厚冰層,在冰川作用下向下流動,撞擊磨礪而成”。木牌邊上有一棵倒樹,樹干順著山勢向下倒去,枝條上卻長出嫩綠的葉子并努力向上伸展,旁邊的幾叢灌木綴滿了黃色的花蕾,山背面是一片郁郁蔥蔥的松林,聽說這是千年古松。心中不免有疑惑,這沙山究竟經歷了怎樣的歲月變遷。

  夕陽銜山,我們慢慢地往山下走。回頭一望,山頂的巖石輪廓影印在藍天彤霞里,余暉流瀉在沙坡上,駝隊拖著長長的影子緩步歸來。此時,所有的語言都是蒼白的,凝神靜氣用心去觸摸大漠空曠蒼涼的美。

  傍晚時分,入住酒店。道路兩旁一排排貨車車廂一樣的小房就是景區別具特色的集裝箱酒店,里面的設施和大城市的高檔酒店沒有區別。躺在松軟的大床上,幾聲蛙鳴闖入耳畔。時值暮春竟然會有蛙聲,心中又喜又疑。一會兒,蛙聲多起來,也特別真切。屋前面的在叫,后面的應和。時而高亢激越,時而低沉舒緩,一浪接一浪地漫過來。“聽取蛙聲一片”,今夜一枕天籟,如夢如幻。

  早晨醒來,厚厚的落地窗簾滲進朦朧的光。幾聲婉轉的鳥鳴之后仍是一片蛙聲。拉開窗簾,后邊一面落地玻璃把臥室和陽臺隔開。陽臺上擺放著一個茶幾,兩把藤椅。我懶懶地賴在床上,隔著玻璃欣賞外面的風景。白色的沙山靜靜地佇立,山下一灣湖水依山而臥。陽光映在湖面上,閃爍著粼粼波光。有風撩撥著經年的葦稈,幾抹新綠洇開畫面。此時,不禁有些心動,“水是眼波橫,山是眉峰聚”。有了這水,這山才有了靈氣,這沙才有了生命。悄悄地披衣推開玻璃門,坐到陽臺藤椅上。一群白色的鷗鳥扇動著翅膀在湖面上追逐嬉戲,幾只長腿水鳥在湖邊淺水里來回走動,不時飛快地把頭扎進水里,然后仰起脖子做著吞咽的動作。湖邊幾叢灌木上掛著好多身材小巧的雀鳥,它們在枝條上蕩著秋千啄食籽實。眼前這唯美的動畫,蛙聲鳥鳴就是背景音樂。不知什么時候,愛人坐到了我身邊的藤椅上,見我轉過頭來,慢悠悠地說這就是玉龍湖,聽說1971年在這湖邊出土的玉龍,是五千多年前紅山人的遺存,被譽為“中華第一龍”。

  愛人旅行社太忙,泡過露天溫泉我們就準備返回。四哥一家遲遲不歸,我們在停車場焦急等候,見四哥四嫂拽著小侄女回來了。小侄女把嘴撅得老高,滿臉不高興。原來是沒玩夠,不愿意回去。沒想到在高樓里長大的孩子對這一方山水竟如此貪戀。

  穿越五千年時光,我們的先祖就是在這片土地上與自然抗爭,繁衍生息。坐在返程的車上我癡癡地想,不知道這山這湖隱藏著多少亟待人們去破解的秘密。

小鏈接
  沈蘭香,筆名杏花雨,遼寧省凌源市人。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有詩歌和散文在《中國現代文化報》《朝陽日報》《遼西文學》《牛河梁》等網絡平臺和紙刊發表,曾多次在征文比賽中獲獎。

  [編輯 繁花似錦  責編 立軍]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赖子麻将技巧顺口溜 陕西11选5任选一 bg大游娱乐怎么进 澳洲幸运5是哪个国家发行的 博众时时彩app 最新足彩胜负彩 精准无错六肖中特40期 网赚骗局大揭秘新闻直播间 云南快乐十分钟下载 AS真人官网 北京pk10是不是福利彩票 香港赛马会奖券免费网站 埃及一分彩技巧 黑龙江36选7中奖规则 云南时时彩兑奖期限 陕西快乐10分任三选号技巧 体彩江苏7位数在哪看